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四海之内皆兄弟。

更喜交天下良才、美器。

 
 
 

日志

 
 
关于我

海纳百川,广结天下英才。

网易考拉推荐

我是冯其庸老永远的追随者、崇拜者  

2012-12-11 10:51: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冯其庸老永远的追随者、崇拜者 - 笔名:柳正 - 郑为(伟)俊(笔名:柳正)原创作品        2012年12月9日冯其庸老暨《冯其庸老学术馆》在无锡市惠山区前洲镇举行开幕仪式,我是莱芜市唯一一位被邀请参与者,因此心里特别激动和高兴。冯其庸老是当代大国学家、文史大亨、大书画家、堪称当代受之无愧的国学泰斗,能有机遇出席这次盛会,这可谓又是我人生之中的一次荣耀。我追随冯老二十余年。八十年代末我求学于南开大学古典文学系,听冯老讲《红楼梦》,他讲一段我背诵一段,当时我也不知道他就是大名鼎鼎的《红楼梦学会会长》,只感到他授课讲地比较切合实际、比较浅显易懂、比较引人入胜;不像其他教授讲的一样矫揉造作泛泛无力。冯老真是讲地妙语连珠神思飞扬,自此他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朱一玄老也是研究《红楼梦》的权威,他自然跟冯老关系非同一般,当我在朱老面前夸奖冯老真是一位大学问家时,朱老明白了我的语意,问我是否愿意拜访冯其庸老。我一听乐不可支,心中想这也是我求之不得的好事,自然喜出望外。

到了星期六的一个下午,我就恳求朱老给我写涵我要去拜访这位老人。朱老信中写道:“此介绍我学生郑为俊前去拜教求见,望冯兄拔冗垂爱,得以栽培。顺祝、安好!朱一玄弯首。我一看朱老写得手谕言辞这样恭敬,心中有点忐忑。在当代学术界朱老就是权威中的权威,现在他写给冯老的信竟是这样毕恭毕敬,我想即使拿着这封荐涵,冯老也未必见我。于是抱着试试看地态度登上了开往北京的火车,按照朱老信封上的地址我来到了中国艺术研究院。我把朱老的信交到办公室后,就在我十分着急的时候,当时自称叫张庆善的一位先生把我领到了冯老的办公室。时间大概是88年六月13日。于是我从北京第一次见到了冯其庸老,虽然只有十多分钟的晤面,自此却埋下了我跟冯老友谊深厚的种子。当我临告别向冯老辞行时,冯老和张庆善先生还分别从一本《红楼梦学刊》上给我题名赠送给了我,这本书我至今好好地珍藏着,它已经成了我家中的一份宝贝。

一转眼20多年过去了,每次回忆我跟冯老在一起的日子,心里总有无限感慨。我想在我四十多年的人生历程中,回忆每一位传授给我知识和垂爱我的每一位恩师,我都激动得热泪盈眶。不知多少次自己总在鞭策自己,一定要谦虚、一定要努力,一定要向每一位教授过自己的导师一样好好珍惜生命、好好热爱生活、好好去爱世间的每一个人,好好做学问、努力把自己培养成一个积极向上乐观豁达的人。

后天我又要在无锡前洲镇冯老家乡见到冯老和冯老夫人夏教授了,有两个晚上都彻夜难眠,我真为又有一次机会亲自出席冯老艺术馆开幕仪式感到高兴、也为和冯老一家人团聚感到自豪。于是我把这一份深深地思念深藏在心里,把它带到我日夜向往的那一块丰饶的土地、带到江南水乡那一片如诗似画钟毓灵秀的地方,带到我顶礼膜拜地冯老的诞生地去,让它在冯老的故土尽显风采吧!
                    郑为俊2012年12月7日写于柳茅书屋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