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四海之内皆兄弟。

更喜交天下良才、美器。

 
 
 

日志

 
 
关于我

海纳百川,广结天下英才。

网易考拉推荐

非凡的人生阅历:  

2013-12-24 18:10: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笔名:柳正《非凡地人生阅历:》
                                                         非凡的人生阅历 
                       非凡地人生阅历: - 笔名:柳正 - 郑为(伟)俊(笔名:柳正)原创作品。
       九十年代初期我就酷爱字画,为了收藏大家的墨宝,我想了一个巧妙的方法,我填诗词,然后求他们书写。那时候经常来往的都是我国一些知名度很高的老学者、大方家。象南开大学的朱一玄老、天大的王学仲老、北大的季羡林老、中国艺术研究院的冯其庸老、大诗人臧克家老、原国家文物管理局局长孙轶青老、北师大的启功老、山东大学的蒋维崧老、山东艺术学院的高潮、以及魏启后、画鹰大家云门子、曲阜师大的高天祥、李开元、泰安的黄墨林、张乃森、黄廷惠、张正、安廷山、曲进贤、山科大的武俊发、我们莱芜的王晨、何心振、亓德顺、李殿学、朱应俊、朱嗣涛、莱钢的徐景水、朱全增、杨克峰、青岛的高小言、安庆师大的石钟扬等诸先生,他们都书写过我的诗词或根据我的诗作过画、或给我题过词。我历经一年半的时间,填写完了五本子册页。对于当时的我来说,这可谓一笔不菲地收入,虽然在经济上遭受了不少折磨,但我心里还是乐滋滋地,我想我的所学也算得到了一份丰厚地回报,有时把这些墨宝展开来看看,悲喜交集的泪水会潸然泪下,忘记了所有的不快,脑海深处只留下了一丝喜悦、一份惊喜,我想有一天在莱芜人面前,把这份稀世珍宝贡献出来,也算是对生养我的土地在文化方面一份展示吧。

然而好景不长,我所有的希望破灭了。在求这些墨宝期间,我借下了一笔债,当时跟莱芜市李光前、刘庆云、亓德顺、还有好几位资助过我的朋友。其实这都无所谓,他们也了解我当时生活的处境,比如在生活方面,就得到李广前老人和他家大娘地鼎力相助,在我珍藏的衣物中,还有他给我的一套衣服至今我没舍得穿。可就在我苦思冥想挣来钱要还这些好心人时,莱芜市报纸署名一寒的作者发了一篇文章,虽然没有直书其名,但从字里行间分明写的就是我,说我是一个文化骗子,打着一些高官显宦的旗号,四处招摇撞骗。当时我读过这篇文章,也没把它放到心上。北京的关系都是朱一玄、黄英忱、王学仲老给我出的信、其它关系都是时任泰安市人大常委会主任的曲进贤老给我介绍的,莱芜方面也得到了王晨老的大力支持,至于云门子、高小言二位都是李光前、新汶矿务局吕文厚老前辈的铁哥们。说实在的因为有这些社会关系,我当时也没当回事,认为过一段时间就过去了,可是事情不是我想象的这么简单,这张报纸都传到了一些老教授手里,原先本来很好的关系,那时他们也不拿我当人了,有些甚至对我恨之入骨。我成了过街老鼠真是四面楚歌孤立无援,向朋友介绍我这些诗画都是一些价值连城的宝贝,求他们借我一点钱赶快把账还上。可我好说歹说他们就是不相信,所流露出的表情是即使有钱也不会借给我这个骗子。我家里姐妹、兄弟、左邻右舍(包括有些老师、在外面的官员,),他们更是一些目不识丁的人,也根本不相信我创作的作品是稀世珍宝,把我拒之门外也同别人一样认为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骗子。(那时说实在的认识到我这些作品价值的人真是不多,即使一些在职的县处级领导干部。),以后在泰安市矿院任唯一老家里遇到了一个莱芜牛泉的“大富翁”亓先生,他创作了一处“天下第一石帖楼”相求启功老题,正找不到引荐人,当时我一听乐了,我跟老先生已经有多次交往了。于是我把我的难处向他说了,他告诉我,他趁二三百万,只要我给他题了签来,我这点债没问题,他保证全部给我还上,我当时真是喜出望外。于是到了第二天我们就去了北京,去先生府第拜访了启功老,时间好像是中秋,老人家有个大的活动当时没给题,答应半个月后去拿。这事就算定了,我们痛痛快快回到了莱芜,可待事情办完之后,富翁也没承兑自己的诺言,只送给了我一张老先生墨宝的复制品(至今我还珍藏着,亓先生的名字叫丌福民。为了打动启功老,我急时写了一封便信,说亓老师多么崇拜老人家,他卖掉家中所有的瓜干,凑了一笔钱特意来拜访老人家,先把信给侯刚的家属,给启功老带进去,不一会儿启老同意接见我们。亓先生高兴之余,从北师大出版社给我买的一套《中国现代作品集》我仍还保留着。)。这样帐没还上,我一狠心把册页诗和字画顶了帐,想挽回我的‘骗子’之名。一气之下带着老婆孩子回了柳桥峪。

有时候我也想我这些墨宝,这些我用心血和智慧创作的宝贝它们折磨的我经常失眠。我儿子小时候我都有打算把他卖掉,用卖他的钱来赎回我这些墨宝,这个念头我不只产生过一次二次,有一次我都找到了买主。可以后我儿子越长越好,我就舍不得他了。现在我最害怕有人说我不懂字画二字,我想我玩字画时,现在有些人那时还不知啥叫字画呢!比如莱芜有些报社记者、作家、书画家,当我说出钟敬文、袁行霈、谢云、王学仲、大康、崔子范、吴小如、蒋维崧等一些大家的名字,他们都不知道,说他们的字画不值钱。更可笑的是蒋维崧老活着的时候,莱钢的一个暴发户,我跟他去求了老先生两幅墨宝,花了四万元钱。以后差点把我致死,他埋怨我说:蒋老的墨宝还不如咱莱钢的魏瑞璞、莱芜李殿学老的名气大,当时我听后真是可气又可笑。我以后和他去欧阳中石家求字,中石老给他讲了讲,他这才服了蒋老,自此再也不埋怨我了,见面就喊我老师。

现在处于收藏盛世,我虽然学到的东西不多,但对字画我还是有点研究的。九八年七月十四号,当时我跟检察日报的一个主编、画家柳常学兄、去拜访花鸟大师孙其峰,老先生就跟我讲:现在投资收藏字画不能乱来,虽然有些画家画得很好,但他没有学问,而且价格不菲,这方面的书画不能收藏,一段时间后根本不值钱。老先生所言对我无所谓,可常学兄大受启发,回来后刻苦攻读学诗写诗,十多年间我两个未见,他学问真是大进、画画的文人气息特浓,我一高兴带着他去了冯其庸老家,求老夫子给他题了《柳常学书画集》。那时孙老的一席肺腑之言,成就了一个未来的大书画家,真是了不起。

所以在莱芜我开着字画店,可我从未卖过我收藏的字画。只靠我妻子装裱字画挣几个钱来维持生活。我想把我过去的损失补回来。

       2010年8月6日莱芜市郑为俊写于柳茅书屋(有些书写我诗词的老先生的名字有些想不起来了,在这里我只能说声对不起。再次谢谢。如果有人不相信我这些作品,我给您们提供线索尽管调查好了、包括去这些先生家的住址、电话号码、以及故去的先生的后人联系的手机号、家庭住址等。落井下石的滋味我也尝过了,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眼里仿佛在滴血。以后这篇文章我还会重写,我要把全部事实写出来,不然我死不瞑目。)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