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活淡如水,多彩甜如蜜——大山之子

喜交天下良才、美器。

 
 
 

日志

 
 
关于我

海纳百川,广结天下英才。

网易考拉推荐

冰绽雅姿,震慑魂魄。秀骨神韵,妙不可言。  

2013-03-06 19:47: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永不言败

年三十中午我全家三口人回到了柳桥峪,终于跟母亲、哥哥、嫂子团聚了。母亲看到我活蹦乱跳的儿子自然高兴极了,她弓着腰迈着蹒跚的步子朝我们走来。母亲虽然日渐苍老,精神亦不如从前,可她一点也不颓唐。自己独守着五间破屋,独守着一院子凄风苦雨,艰难地度过寂寞的岁月。我搬到城里后,也曾经邀请母亲去我哪里长住,可她坚决不同意,她说:“她不喜欢城里,不如在家里住着好,从家里邻居、大娘、婶子都熟悉说话也方便,老少爷们之间也随意,就是上坡拾把柴禾心里也舒坦。”总之她就是舍不得离开这个她即熟悉又热恋的五间陋屋。

晚上的年夜饭自然要吃地。地瓜、红豆、绿豆、红枣、小米熬了满满的一大锅,灶中的柴火还没退出,饭的香味已经弥漫开来,馋地我儿子直流口水。说实在地这种饭有钱有势的人家真是连看也不看,连闻也不闻。穷人家没有办法,一家人吃这个已经很奢侈了。除我之外,他们吃地很香甜,而我心里频不是滋味。“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诗句依然萦绕着我的脑际,使我端着饭碗难以下咽,哥哥、嫂子似乎觉察出了我的不快,可他们没有吱声。这时我最能理解他们的心。还是母亲想地周到,她说:“什么穷富,只要一家人无灾无难,团团圆圆身体健健康康比啥都好。”我知道母亲是在安慰我,安慰她这个无知无能的孩子,眼泪又簌簌地流了下来,这时我愧疚的心折磨地我一刻也不得安宁。在村子里,我的同龄人有的成了大公司的老板,有的成了腰缠万贯的富贾,有的做了官,有的为了宦,有的孩子都成家立业。而我名利皆无一贫如洗,过着十分贫寒的生活。

有时我也真恨自己,恨自己老实和无能、愚蠢和愚昧。每做一件事情总是考三虑四,甚怕做出对不住别人的事。胆子小的还不如一个孩子,就是这样小心谨慎,仍有些别有用心的人,依然对我侮辱谩骂、嘲笑打击。他们说我不识字,没文化。反过来又打着我的旗号去坑骗我国的一些大书画家,大文人;更有甚者,说我过去曾经借过他们一万元钱,由于还不起他们,给他们一张启功老或其他大名家的字画顶了帐。结果一些不明真相的人信以为真,他们受了骗又来找我的麻烦,求我鉴定。我只好费尽口舌向他们解释,这是根本没有的事。试想,我一贫如洗,又不会阿谀奉承乞求达官显贵,我最困难的时候就是卖血,也从未向别人借过一分钱,更没卖过我手里收藏的大家墨宝,我认为把这些老先生给我题的词、作的画,如果换成钱花,是对他们一种最大的侮辱,这样的事我做不出,更不会舍去顶账。所以有些丧尽天良的人,他给我编造这些丑闻,来坑害一些热爱字画而又没有多少文化的老板富翁。祸嫁于我逍遥法外,我成了他们的替罪羊,真是有冤无处诉,有冤无处辩。所以才有了那篇打击我的文章。

自此我再也没向《莱芜日报》投寄一篇文章。一气之下带着老婆孩子回到了柳桥峪,一住就是八年,过起了隐居生活。在这段时间里,从未跟任何高官显宦富贵名流交往,亦从未为了一家人地生存去求亲朋好友。只是凭借自己微薄的工资养家糊口。更没做出一件丢人现眼的事给族里人村里人抹黑,甚至连山上的一棵小树也没毁坏。如果有人不信,您们尽管去柳桥峪我的村子了解调查好了。就这样看了八年孩子,荒废了八年学业,虚度了人生一段最宝贵的岁月。所以,我日子才过的这样贫、名和利一无所获。

我现在不知怎地,真也不把名利放在心上,我时常跟我儿子讲:“我们祖祖辈辈都是些老实忠厚的人,耕田度日为生。那么,你现在要好好学习,顺其自然,将来即使考不上大学、当不了官为不了宦,就实实在在地做一个农民。”我就是这样教育自己儿子地,这几句话也不知对他讲过多少次了,我儿子也从不厌弃,我们之间很和谐。

春天已经来了,坚冰也在悄悄融化,过去的四十多个春秋虽然没把我锻造成人中“豪杰”,可也教会了我许多书本上学不到的知识,使我看透了人世间的黑暗,读懂了一些人的心态。而我仍喜欢做一个默默无闻的人,不图名不图利,潜心向学。我就不相信美丽的阳光照不到我这里,永远黑暗下去,永远使我在漆黑的坚冰中爬行。更不相信侮辱打击我的人永远这么猖狂下去,也不相信利用卑鄙手段坑骗他人又嫁祸于我的人又有什么好下场。我就是我,依然不卑不亢,依然光明磊落,依然安贫乐道,依然潇潇洒洒。我坚信我会笑到最后,我坚信我一定会笑到最后!
    莱芜市郑为俊2010年2月20日写于柳茅书屋

[原创摄影]全缘叶绿绒蒿 - 章嘉.赞杰才旦 - 章嘉.赞杰才旦de摄影博客

   这幅《荷图》是贺敬之老送给我的他拍摄的一张照片,我至今仍保留着。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