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四海之内皆兄弟。

更喜交天下良才、美器。

 
 
 

日志

 
 
关于我

海纳百川,广结天下英才。

网易考拉推荐

百岁王晨,百年精神:  

2013-04-02 12:08: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百岁王晨,百年精神: - 笔名:柳正 - 郑为(伟)俊(笔名:柳正)原创作品
   欣闻莱芜市文联于
523日上午10时在《莱芜艺术馆》举办王晨老百岁书画展,这一惊人的消息,顿时传遍了赢牟大地。真是汶水喧笑、大地放歌,倍加令人振奋。

王晨老是‘国宝’,这并不是我一个人对他地赞誉,有许多文人名士已经为他写了很多文章,被时间所证实。每一篇都详细地记述了王老平凡而又平凡的一生,读来刻骨铭心感人肺腑。我跟王晨老是忘年交,他既是我的严师,也是令我倍感钦敬的长者。回忆我们俩十八九年地交往,有多少事令我回忆、令我难忘。

九十年代初期,我是走向社会的一名学生,自己攻读的专业是古代汉语言文学,也许是受各位恩师的熏陶,自此喜爱上了书画。王晨老是书家,也是桃李满天下的老师,在齐鲁大地早有盛名。1996618下午,我带着自己平时写的几首小诗,叩开了王老的家门。在他不太宽敞的书房中,我第一眼看到了王老自己书写的《陋室铭》:山不在高,有人则名。砚不在精,有笔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苔痕上蘭绿,馥郁又廉青。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陋室调墨香,阅古经。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南阳藏诸葛,赢牟兰轩静。先哲云:何陋之有?。那时我书呆子气十足,认为王老把刘禹锡的《陋室铭》写错了,心里频不高兴,很想跟他争论一番。转念想:如果那样对王老多有不恭,还是以后再切磋吧。可对王老的书法,我真是不由己惊,以前从没见过这么功夫深厚挥洒自如的墨迹,观之、读之,心畅气舒雅味十足,并非一般书品相媲美。我还没有说明来意,王老仔细读了我几首小诗后,已经把一幅“竹雨松风琴韵,茶烟梧月书生。”的对联送给了我。第一次拜见了王老,第一次得到了王老的墨宝,第一次拜读了王老的《陋室铭》,自此王老给我留下了最深刻地印象。

那时书坛泰斗启功老还健在,因过去我多次造访启老,我俩之间也建立了深厚地友谊,逢年过节处于对启老的尊重,每次都给他寄些莱芜的土特产,以表我对启老的敬意。1996年农历8月15日,我央求王晨老画了一幅兰花,并题上我的诗:平生不为名利降,总把隐退看寻常。心志清高乃无价,深谷幽兰自播香。王老精心创作的一幅兰花画,由我送到了居住在北京师范大学红楼小区二号楼启功老的府邸,亲手交给了老学翁。世人皆知,启功老是学问大亨、书画泰斗、鉴赏大家,他这一生啥字画没见过?可他看到王老的作品后,连连称赞、连连叫好,并应我以后也回敬王老他自己的一份墨宝以作酬谢。听到启老地承诺和赞许,我心里真是激动万分,恨不能插上翅膀飞回莱芜,把这一喜讯告诉王老让他高兴高兴。当我这么想回到莱芜后,结果王老身染小疾住进了医院。柳桥峪老家又跟莱芜离得很远,那时我家经济拮据,每一次来城里都花费很多路费,来往一次多有不便,两三年时间没有拜访王老,是我丢漏了这次机会,自此我跟王老谈及此事都深感遗憾。以后我又把王老的墨宝分别送给了南开大学的黄英忱老、首都师范大学的欧阳中石先生……等等老教授、老学者,他们都一致认为王老是真方家,大学者,其艺术造诣不在他们之下;学者名流们收到王老墨宝时的喜悦心情,现在回想起来仍历历在目犹如昨天。

于是我愈发对王老产生了兴趣,尤其我重新回到莱城后,隔三差五就去拜访王老一次。有一天王老向我讲述了他的家世:王老祖籍山东临朐,1914年出生在一个农村贫困的小知识分子家庭。也许是受其家庭环境地熏陶,王老从小就非常爱好书画。他感觉自己的细胞里天生就有艺术的因子,对书画的深厚兴趣也为他今天的成就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王老身世非常不幸。12岁那年,父亲作古,身为家中的长子,他担挑起了一个男人的重担。年幼的他一边照顾着兄弟姊妹,一边勤奋地在学校学习。天道酬勤,1934年,王老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刘海粟创办的上海美术专科学校。时逢乱世,万里神州到处弥漫着战火烽烟,身处乱世的王老是如何坚持下来,牢牢握紧手中的笔的,直至今日我们都无法想象。“能坚持下来,一方面是由于生活所迫,我的家庭情况要求我必须通过上学才能改变,只有上好学才能找到工作,才能照顾好一家老小。另一方面,还是我天生对书画的兴趣。”王老对我说。

    1937年,王老经过三年的学习大学毕业。正当他信心十足回到山东老家找一份差事时,卢沟桥事变爆发了。“战争爆发了,我也没事可做了,无奈之下,我投奔了在济南做生意的亲戚,当了一名小伙计。”虽然战争连年不断,但这并没有影响到自己的心态,在打工之余仍习练不辍。在济南的几年,他接触到了更多的古画典籍,耳濡目染对书画的理解也变得更加深刻了。“每天忙完了,我不是练习书画,就是到书店里去买字帖画册。那时买的一些碑帖,现在我还珍藏着。现在这些碑帖都见不到了,成绝版了。”
    在交谈时,王老不论讲到自己的苦难还是坎坷的经历,脸上始终洋溢着笑容。“这几十年来,我遵循‘中庸’之道,凡事追求的是顺其自然。清心莫若寡欲,至乐无如读书。也正是因为这样,面对几场浩劫,我才能走过来。”王老说,“就像抗日战争之初,和我差不多大的年轻人,大多走的是两条路,一条是往延安跑,一条是往重庆跑,但是我一直是中立立场。”

    谈到自己今天的书画成就,王老说他还要感谢一位国民党军官。
    王老说,这位国民党军官名叫吕一诚,当时在南京蚕桑指导委员会工作。由于王晨的老家临朐盛产桑蚕,这位军官经常到临朐视察工作。一个偶然的机会,吕一诚在王晨叔叔的办公室看到了王晨送给叔叔的画。“当时我叔叔告诉我,吕一诚一看到这幅画就非常感兴趣,对我的绘画水平非常欣赏,并向叔叔询问了我的情况,包括多大了、在哪工作,等等,并且表示一定要到济南见见我。本以为这只是一句玩笑话,没想到后来他真找到了我。”王老说。
    有一天,正在店里整理货物的王晨接到了吕一诚的电话,吕一诚邀他到他所住的客栈叙叙。接完电话,年轻的王晨怀着忐忑的心情到了客栈敲开了吕一诚的房门。见到吕一诚,简单一聊,发现两人不仅志趣相投,而且还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当时吕一诚四五十岁,我与他的孩子差不多大,但他与我却称兄道弟,与我深入探讨了书画创作。”王老说,吕一诚虽是军官,但书画水平却非常高,对于书画的理解也非常深,他对我说,要想提高书画水平必须要有文化知识素养,他向我推荐读《左传》,并给我列出了书单,包括《龙门二十品》等字帖,让我去学习。
    自从见过那一面后,王晨与吕一诚成了忘年交。吕一诚回到南京后,还时常给王晨写信,勉励他好好学习,并对他的书画作品提出建议和意见。“后来由于战争的原因,我们失去了联系,现在想起来感觉非常遗憾。不过对他,我也是一直当老师看待。”王老感慨地说。
      新中国成立后,王晨1952年分配到泰安汶上中学当了一位人民教师,1956年,调至泰安师范任教,1962年调莱芜师范工作,直到1976年退休。王晨老人在学校当过语文教师,后又历任教研组组长、工会主席、教导主任等职务,在别的教师请假的时候,自己顶班。当时事务繁多,无暇发展自己的专业,但他从没怨言,默默无闻任劳任怨,只在业余时间抒发自己对艺术的追求和理解。

      谈到自己的书画水平,王老说:“自己虽然年近米寿,但还老是觉得书画水平不高。”书法水平不高,这当然是他的谦逊之词,但每天不学习就觉得心里空。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学习态度,王老的书法和绘画艺术受到专家和书画爱好者的一致好评。王老的作品曾参加过全国各级书画展览并多次获奖,一直是书画爱好者收藏的佳作。一位当代书法权威就曾对先生的书法艺术大加赞赏,评价先生扎根传统,功底厚实,笔力遒劲,挥洒自如,高古大气,卓然不群,自成风格。即使如此,他还经常找国内书画名家交流请教,一次次不远千里登门拜访。

      每一次地相聚都让我肃然起敬,

  评论这张
 
阅读(240)|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