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活淡如水,多彩甜如蜜——大山之子

喜交天下良才、美器。

 
 
 

日志

 
 
关于我

海纳百川,广结天下英才。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柳茅书屋  

2013-04-27 11:38: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笔名:柳正《柳茅书屋》
                                                             柳茅书屋

 “柳茅书屋”是当代国学大师、红学大师冯其庸老八十四岁时给我题的,在老人家未题之前,已故著名书法家魏启厚老也曾经给我题过(魏老题的墨宝我已经卖给了咱莱芜市大收藏家郭先生)。‘柳茅书屋’就是我从父母手里继承来的五间茅屋,它在柳桥峪村子的一处最佳位置,只要到过我老家的人,从大桥上一站向西一望,五间尚能遮风避雨的房子就能一目了然的展现在你的面前,现在我近八十岁的母亲是这处房子的唯一主人,她不知寂寞地守护者它,而且还亲手从院子里开垦了一小块地种上了白菜萝卜。菜长得非常茂盛绿油油的,每次回家我总跟母亲开玩笑说:您这是绿色食品,价格昂贵如果我从城里买不起菜吃,回家来就拔您种的白菜萝卜,她听了总显出一脸的不快,象我说的话是真事似得,急急忙忙赶快去拔尚未长好的菜蔬,一边嘱咐我说:“你千万别让孩子饿着,他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学习又累,好的东西咱吃不起,只要有粗茶淡饭断不了顿就行……”这时我眼泪又来了,急忙扭过头去,怕母亲看见、也怕别人看见。

“儿走千里母担忧”。我知道她记挂着我、记挂着我的全家、更记挂着我的儿子。我自从来到莱城后,母亲在我好说歹说的情况下,也曾经来住了两天,可每次来也待不了多少时辰,急匆匆赶回去了。有一次我领着她看我给人家写的碑文,母亲虽然不识字,可她脸上漾出了幸福的微笑,从她的目光中我读出了她对我的喜爱,好像在说我没白供你读书学习,你总算长出息了,并又一次叮嘱我不能骄傲、不能胡吹海谤,一定老老实实做人,过去人家给咱吃的那些窝囊气一定把它忘掉,时间长了你也就会好了。这次母亲回到了家,脸上过去总抹不去的忧愁也烟消云散了,身体精神比从前好了许多。

我母亲为人好,家里总缺不了婶子大娘,每天都有好几位陪伴着她,尽管屋子透风露气破烂不堪,但没有一个人嘲笑我们的。那时我父亲是大队副书记,领导着全村人经营副业,从他手中进出过上百万的钱财,可他一分都没贪污过,忠厚老实无怨无悔为村子里奉献了自己的毕生,所以他威望很高,因此村子里的人都特别敬重他(头两天我碰到一个过去在颜庄公社担任过职务的老领导,说起我的父亲他还流泪,说了几句为我父亲打抱不平的话,我听后很是感激)。如今我又没有任何本事,更挣不了钱来翻盖屋子,母亲就住着它,而且从没埋怨我半句。

我最恨自己是一个书愚子,我能背经史子集、《三国演义》、《红楼梦》等许多篇章,可就是不会说话、不会交往,任何场合都不善言谈,深怕自己不小心又招来别人地诽议。上一次《莱芜日报》一篇文章差点要了我的小命,如果再有别有用心的(二寒、三寒)又来一篇,恐怕我全家也难存于世了,那样我就更对不住我老实忠厚已经作古的父亲。

现在我也真不愿意去翻盖已经无法居住的屋子,面前最主要的就是供儿子好好上学,把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至于存多少钱财也并不是我所希望的,只要有饭吃饿不死就行。再说我也真没有那个本事去挣来多少钱财!我的日子过得很平淡,现在唯一一点值钱的东西就是几本书,至于其它的真是一无所有了。

老家有我的“柳茅书屋”,屋子里住着我朝思暮想的老娘,城里有我的妻子儿子,我每天生活在古籍黄卷之中,真是心满意足悠哉游哉。

 2010年10月21日莱芜市郑为俊写于正大画廊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