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活淡如水,多彩甜如蜜——大山之子

喜交天下良才、美器。

 
 
 

日志

 
 
关于我

海纳百川,广结天下英才。

网易考拉推荐

为一个未见过面的作家、诗人的坦词(写给柳正先生):  

2013-05-27 15:55: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一个未见过面的作家、诗人的坦词: - 笔名:柳正 - 郑为(伟)俊(笔名:柳正)原创作品

                          我和文化部王文章部长合影

     我不了解诗人的身世,只从诗句中知道他出生于山东莱芜柳桥峪,是个贫民的孩子。写于1984年的《呼唤》让我们能够大体想见诗人少年生活的情景。贫困的山村和热情的乡亲,穷苦的家庭和温馨的家人,构成一个充满人情味的人文环境,它们在他心底不断深情地呼唤着:“回来吧,儿子!”这是父老乡亲的呼唤,家人亲属的呼唤,家乡山水的呼唤。他明白,在呼唤后面悬着的是一颗担忧的心,担心诗人进了煤矿而忘了自己是“农民的儿子/你的一切都是这一片贫瘠土地的馈赠”。我想,这应该就是出生地赋予诗人的灵魂,“浑厚、执着、无私”。能不能保持其纯洁性,则成了诗人需要用一生去完成的课题。诗中灵魂的呻吟、呼号,正是诗人面对花花世界担心灵魂被诱惑、被“刺激”而发出的挣扎。灵魂不愿脱离它出生的“胎盘”,不愿背叛它的原生态,是显而易见的。

  故乡养育了诗人,他的灵魂早已与故乡的山水水乳交融。不过,事物的变化难以预测。当年,故乡不断呼唤远走的诗人“回来吧”,可当诗人回乡后,故乡竟“刺伤一个游子的心/骨碎肠断鲜血淋淋,”(《无声地诅咒》)。那“洁净如洗的沙滩”、“那片放牧希望的山野”不见了,“变成了污秽不堪的地方”。这种变异在《初恋》中有着更为具体的叙述:“如今,这山野上/只剩下几十棵和最初恋人相拥相思的花椒、山楂树/还有几间和恋人灵肉媾合的一排房子,以及青山绿水边先祖的坟茔”。这是否是发展必须付出的代价?读来令人苦不堪言。

   诗人虽然自己在过去的一段岁月里,一些尘间琐事给他留下了诸多痛苦和万般无奈,可他的心依然是火热的,他对故乡的真情、对乡人的热恋、还有掷地有声的诗句,自此点燃了那一片曾经养育他生命的贫瘠土地上的烈火,而且越烧愈旺形成了一股摧古拉朽的力量,使过去衰败落后的山村逐渐美好起来、逐渐走向了富强,其为故土呼唤呐喊地付出确实是感人地。“村边的山野燃烧起篝火,林子里释放出淡淡的幽香,那醉人的炊烟啊!正是年少气盛的我不竭的力量,也正是未来的山村一股沸腾的气势在滋长……《山野篝火》。”诗人是有预见地,他已经想到了自己村子未来的美好,因为他从同代人身上早已预见到了一股蒸蒸日上的力量在喷涌、在爆发。

     柳桥峪村的建设、发展天天成了诗人心中的一份牵挂,他高兴诗人会诗兴大发对他的村子尽情讴歌或赞颂,他焦虑诗人也会萎靡不振,笔下流淌的诗句也是苍白无力地,究其原因诗人是从这个朝气蓬勃有事业心懂建设、善管理的人身上看到了未来村子地发展变化和巨大希望。这就是一个爱故乡令人爱地一个真正的文人热血地流淌。我虽然还未曾跟他晤面,他发自肺腑地感人的诗句却给了我最丰厚地滋养,我更预祝诗人前途光明、前途远大,愿我们相聚于北京成为知心好友,陈怡盼望着!

                       2012年12月17日陈怡与京城乐耕斎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