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活淡如水,多彩甜如蜜——大山之子

喜交天下良才、美器。

 
 
 

日志

 
 
关于我

海纳百川,广结天下英才。

网易考拉推荐

先生一去不复返  

2013-10-10 10:18: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先生一去不复返: - 笔名:柳正 - 郑为(伟)俊(笔名:柳正)原创作品
                南开大学教授朱一玄老,天津大学教授、文学家王学仲先生第一次合影

王学仲老逝世的噩耗得到证实后,使我顿感止语,走到书橱边双手捧出《王学仲文集》、《王学仲书画集》王老签名送我的两部大作,睹物思人愈发使我心肺俱裂,哽咽难言,其痛苦之状真是用语言无法表达。王老举手投足音容笑貌又立即出现在我的面前,就同我第一次拜访他时,我写诗他书写的场面历历在目清晰可辨。

王老真的驾鹤西游了吗?面对铁的事实,我仍不敢相信,也不相信老人家走地这样快、这样早。就在前两个月左右我还跟王老的夫人曹姨通过电话,问王老现在身体如何?她老人家告诉我只是说:“王老现在已住进了医院,饭吃得少,不爱言语,也不愿意去外边逗留,但精神还好,请我放心”。我听后也没感到有什么意外,我想老人家年纪大了,王老本来就是个沉默寡言的人,等在医院疗养一段时日自然好地,这一切平常人想来本就正常,无需大惊小怪,所以最近我也没再去电话问候老人家,本想等几日若有机会亲去王老府邸再去拜访这位老诗翁,老故交,以叙相思之情,可万想不到王老就这么快走了,这突然的噩耗如同天降,真有点难以接受,可事实已经成了无法挽回的事实,我也只好静坐默哀以表达我这个晚辈对老人家地思念之情。

“夜泊(王学仲老的笔名)的字、画、诗,都有些怪,诗、书、画合称‘三怪’如何!”“好!”众人一片附和之声。当年一向以睿智、幽默出名的徐悲鸿公谓之“三怪”不能不说是对其高足极高的褒扬,从而也成就了王老非凡的艺术生涯。“守道不封己,择交如求师。”对于交师、交友,我始终信奉一个“缘”字——有缘终相识,无缘擦肩如路人。时间大约在1988年中秋,我求朱一玄老把我介绍给天津大学的王学仲老,当时只知王学仲老是丹青妙手、徐公高足,还不知他是大作家、大文豪,更不知他是齐鲁乡贤。当我向朱老提出来后,朱老便欣然同意,并且要我找车和我一块去。这一求助如同天喜,我搀扶着朱老坐上车,大约半个多小时时间,我们爷俩就到了现在天津大学的王学仲艺术研究所。下车后,朱老已就轻车熟路,便很快走进了王学仲艺术研究所贵宾室,王老也从创作室走了进来。他俩个一番寒暄后便各就各位,坐下来细细倾谈。就是这一次相见,王学仲老认识了我,书写了我写的诗(其墨宝自莱芜日报发表了莱芜市作家一寒那一篇侮辱攻击我的文章后,也被社会渣滓讹诈去了),我也当面聆教了王老地谆谆教诲“习艺一如持佛。要有耐心、耐力、耐性,明心见性才能修得正果------考验自己持久的耐力。”由王老秘书拍下我跟两位老人的合影,自此开启了我和王老长达20多年地友谊之桥。

现在王老和朱老都走了,在中国学问界、艺术界可谓是极其巨大地损失,他们的品德、做人的风范、博大精深的学问、他们无疑是当代“德艺双馨”的大师级典范。今后将无人所代替,而且将永远无人所代替。这是中国地悲哀,也是咱齐鲁人地悲哀!中国失掉了两位真正大师级的人物,也是我们整个中华民族地悲哀。

岁月无情东逝水,先生一去不复返。悲歌当哭,痛定思痛。今天写下这一篇祭文,以飨王学仲老的在天之灵,愿老人家一路走好,一路走好!

2013年10月11日莱芜市郑为俊写于柳茅书屋

  评论这张
 
阅读(274)|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