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活淡如水,多彩甜如蜜——大山之子

喜交天下良才、美器。

 
 
 

日志

 
 
关于我

海纳百川,广结天下英才。

网易考拉推荐

黄昏噫兮梦江南:  

2014-12-24 08:30: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3年10月28日 - 笔名:柳正 - 郑为(伟)俊(笔名:柳正)原创作品。
       想起江南,总是在黄昏,“黄梅时节家家雨,春草池塘处处蛙。”那烟那雾那雨那水,那永不凋谢的彩虹下面,明明朗朗地走着穿红着绿天下最美的江南女子,在歌歌在山间,歌在水边,歌在细雨如酥,古雅悠长的小巷,迷雾如纱的水乡;采桑纺丝了事又悄悄绣着鸳鸯蝴蝶,灵巧的手儿细如葱白的江南女子噢;那羞红那笑魇那情魅,总是在我的梦中羞答答地绽放,缓缓地飘着幽香,像雨一样的轻漫,雾一样地盈盈。

     推敲字意,就已构成视觉上的美丽了;耳闻女乐,就已充满听觉上的温柔了,它依然无可代替,浓艳着千载万世、脏唐臭汉、燕赵英雄、世间豪杰乃至一代代才子不眠的晚夜。岁更年叠,世道轮回,桑海沧田,你居然让那么多皇帝老儿从此不早朝。不早朝,就暗怨着退朝而去,一次次升起来的,是塞外的烽火关内的狼烟,是得得的马蹄,隆隆的战车,猎猎的大旗,血雨腥风的场面。

    灵秀贤淑的江南女子,那日夜不停旋转的纺车在为谁而摇?一片厚土,慢慢地被梦的手儿撕了千年,终于撕成了一条运河,疏通了南北,扬起了如诗如云的船帆,也运瘦了江南,剩下些烟和雨,飘在扬州,飘在苏州,飘在杭州,袅袅地笼着南国水乡。苏州城的霓虹,西湖的绿水,扬州城的娇小玲珑,百年江南丝竹,千载冷雨芭蕉,凄清、哀艳又凄绝地吟唱。把酒,可曾问过青天?可曾孤灯残烛对影成三人?人呢?人在何处?可是东坡?可是伯虎?可是张生?不,张生等候在杜十娘的雕花窗下,任夜雨洗去苦恋的泪痕。柳三变自然是常客,艳词情赋一挥而就,惹得江南佳丽投怀送抱暗抛秋波。还有风流乾隆和远途而来的北国少年、京都纨绔、富贾巨商……江南灵秀,在运河的那头,拉纤的汉子;在塞外的那边,守疆的汉子;在花城那里,游荡的浪子……到底有没有你久盼不归的人儿?若是真的久久没有归来,有谁陪你撑着伞温馨地走过漫长的雨季,消磨红瘦绿肥的时光?又有谁能够理解“锦书难托”春梦悠长的夜晚?繁华的江南,富饶的江南,孤独寸心知,寂寞无人解?…… 
  江南女子,生得聪灵又生于美丽,心不想齐天,命不愿纸薄,只想该耕的就耕,该织的就织,只愿在草长莺飞的江南,凤翥龙翔的江南,烟锁雾胧的江南,杨柳依依的江南,杂树生花的江南和紫燕剪春韭丝竹弄管弦的江南,为人贤妻,做人良母。 
  走进了江南,这才发现江南的女子果然这么好命,果然这么福气。苏州的桥,扬州的河,还有纵横交错的款款清流,弯弯的船儿,全都载着江南的女子,歌谣着过来,又歌谣着过去,拖一路长长的波纹,缓缓地摇到了自家的门前。浅浅的岸上,稚童的额顶留着的是一小片青瓦,嫩如莲藕的小手,在帮助爹娘系缆。上得岸来,当然有鱼有虾有蟹,还有莲荷,还有青杏,最是少不了的就是绣花的绸缎剪花的粉纸。于是,牧童在前,爹娘随后,在回家的路上走成一幅诗意颇浓的江南图画。   

    “满搦宫腰纤细,年纪方当笄岁。刚被风流沾惹,与合垂杨双髻。初学严妆,如描似削身”。而江南呢,因此不老,因此不衰,因此就在长江之南妩媚着、娇羞着、绽放着……。江南的女子,女子的江南,美艳在那广袤,那肥沃,那富丽的南国,点缀着无边无垠的锦绣山川。  

   2013年10月22日莱芜市郑为俊写于安徽九华山

  评论这张
 
阅读(342)|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